啃网线的兔子

莫名相配。

公主玛格达x侍卫长(骑士)阿伦

“待我归来之时,必诛尽叛臣,推翻贵族与平民间的墙壁。”

“我愿奉献我的无上忠诚,您目光所指,既是我刀锋所向。”

战友组get√

 

不知道有没有大佬想写这个梗,我给大佬递笔!

这一次活动的立绘……有点丑。

讲真我最开始还是很期待子爵的,但等我把他们一个个点开来看emmm……兄弟,我们是不是不在同一个画风上?

但不管怎么说,我可是拥有了四大家族的女人!

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官宣了,手上戴着的是定情戒指(bushi)

以及我闺女超漂亮,水心这套,真是又美又帅。

继泽维尔之后,又一个我想泡他但他疯狂给我塞情报的直男——阿伦。

你们学学人家不好吗?!

我的肝有点疼。

今天看了一些东西,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灵感:悲剧是美的,痛楚是我们认识世界并从中获得灵感的钥匙,但永远不要为它粉饰上任何一个借口,痛苦就是痛苦。

孙策一生有三个愿望。

一是他想活得精彩,身处乱世中自当建一番功业。

二是他希望仲谋能成材,身为家中长子长兄,他可以为他们撑起一片天地。

三是他临死前想的,他想走的幸好不是周瑜,有周瑜和他们辅佐仲谋,他也可以安心的将江东托付了。

可他没想到的是——

建安十五年,瑜病卒巴丘,时年三十六岁。


题外话:懒癌如我终于也更新了一发,这个梗真是太棒了,特别感谢 @小柯ovo 的授权!梗就是他想的哦!大家可以去看!最后emmm……如果有什么问题和不对的地方请不要大意的提出来。

十里桃花开,不负流年(下)

    待一干人浩浩荡荡行至阴山,已金乌西落。

    天际泛起鱼肚白,金乌从山头坠落,散发尽最后一抹余晖。阴山原本是不毛之地,千里尽是枯枝败叶,如今却焕然一新,屋檐下坠大红金丝灯笼,于暮色中昧爽摇曳,照明前路。

    众妖见天边悠悠出现一抹鲜红,便纷纷噼里啪啦的点燃炮仗。

    震耳欲聋声中,花轿行至。

    微凉轻掀开轿帘一角,其中伸出只白嫩的小手,袅袅婷婷的搀扶下轿。由顾染染上前撑开手中红伞,一路撒满喜糖。

    随着爆竹声响,红锦蜿蜒铺了一路,上缀着许许多多的喜糖。

    原先按俗礼来说,应当由赞礼郎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,可阴山本就不服天界,不拜天不跪地,而微凉也无高堂,便将其简化了。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——!”

    赞礼郎掷声落地,两人相对而立,弯腰对拜,红帕下露出一点光洁的下颚。

    待礼成后,佳人被送到新房,旋即喜宴开始。

    酒香一寸寸漫溢开来,珍馐如小菜,佳肴佐作餐,众妖酗酒微醺,各展醉意百态,飒沓间竟将此地抹上一丝红尘味儿,直到月上柳梢头,衬得屋檐下的灯笼亮得惹眼,微凉方才有机会借口脱身。

    归心似箭。

    咯吱一声推门而开,靴底踏进门槛,入目便满心满眼的只有床前的人儿,两旁点燃的龙凤花烛栩栩如生,相映生辉,被褥下铺了一层桂圆红枣莲子和花生,意寓为早生贵子。

    他缓缓上前,拿起桌前搁着的秤杆,动作轻柔似水的掀起红帕头,她于烛光下嫣然而笑,胜过满室春光。

十里桃花开,不负流年(上)

    “一梳梳到尾,二梳白发齐眉,三梳子孙满堂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红锦铺天,敲锣打鼓。

    为了这场盛大的婚事,众狐族老早便开始张罗准备。

    青丘内都仿佛染上几分喜气,乍一望如余霞成绮。


    按人间的习俗,阴山派人来提亲,双方互相交换了庚帖,没多久穷奇便送来了浩浩荡荡的彩礼,青丘也开始忙活着筹备嫁妆,又择定了吉日,这门婚事便总算定下了。

    今日正是吉日,彼时风光正好。

    闺房内,宇文沐坐于铜镜前,一大早便被顾染染拉着梳洗打扮,小脸还有点睡意惺忪。只见顾染染拿着胭脂盒子,妙手红妆一画,戴凤冠,着红裳,点云妆,镜前的人儿褪去往日的几分稚嫩,墨眸盈盈流转,风情万种,有了女儿家的娇羞。


    顾染染梳着她及腰黑发,将起绾起。


    屋外早已开了喜宴,宴请各路神仙,觥筹交错,沸反盈天。

    原先成亲时是不准新娘进食的,但新郎还须很久才能迎亲,便有小姐妹偷偷跑来,塞了点吃食,几人在房中围坐一团,说说体己话,帮新娘解闷。


    不知不觉日头渐移,已过了晌午。

    屋外喜宴还在继续,随着一阵唢呐声渐行渐近,众人都咋呼起来——新郎来迎亲了!


    那天春风一顾,灼灼桃花延至天边,构成一片浅粉深红的花海,花香沁透满青丘,一身红袍的穷奇,眼中满溢着温柔和笑意,顾染染为宇文沐盖上红霞帕头,扶着她的小手从房间出来,旋即由穷奇接替,握着白嫩的玉手,扶上花轿。

    “起轿——”

    三千花雨翩跹而落,声音掺杂在其中,仿佛缱绻了似水流年。


    十里红妆浩浩荡荡启程,后头有人依稀跟着唱和。

    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
    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
    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